从不搞be

一个秦了墨泥塑小作文,不知道gif会不会动,反正会在你们脑子里动的

如果我是导演,
我会把她放进我的哪卷胶片里?

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肮脏的小巷,霓虹灯的辉煌被一堵发了霉的墙隔在了外头,她身上的皮衣脏兮兮的,像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的小花猫。我看着她,嘴角还有一块血污,瘀青还是阴影很难辨得清晰。我愣在巷口,她视若无睹,走过来的时候险些撞到我的肩:大概是站不稳了。出于本能和私心,我扶她一把,时间就被拉得无限的长,她瞪我,一把精美的小蝴蝶刀把我心口剜得血肉纷飞,突突跳动的一颗心无处遁形,她缓缓地抬起眼,每根分明的睫毛都像狼舌面上的倒刺,把我的心扣得紧紧的。

让开。她说。声音好软,好像撒娇。

第二次见面是意外,是意外...

這就是媽粉和黃人的區別吧

秦奋和韩沐伯真是截然不同的社情法,简单又用现成的话说,一个穿得少你看他包着的地方,另一个穿得多你看他露出来的地方。甜甜夜店咖,直白的吸引力,小沐清清冷冷又有一点破绽,让人想弄脏的,打个比方就是舒淇和刘亦菲
(所以他们这么互补 很配(草

https://peing.net/zh-CN/ccz0502?event=0


大家好!我想玩提问箱!
什么都可以问,点文看情况写
爱你们

各位老鐵點點關注,現頭像畫師跟我說我1k粉那天給我畫個新頭像

瑶墨《温柔直觉》上

原本想一发完的,结果想写的东西还挺多滴。分个上中下吧,随缘看能不能完成哈哈

又名《一见钟情的错误处理方式》


  • 配对:靖佩瑶/秦子墨

  • 分级:PG-13

  • 梗概:真奇怪,秦子墨心想,为什么跟瑶哥挂钩的东西都那么温柔呢?

  • 惯例:请勿上升真人。


正文:




他到海边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,一条空旷公路上的路灯成了唯一能撕破夜幕的东西。沙滩也空旷,海里也空旷,偌大的世界因为安静而被装在了一个小小的八音盒里,浪花拍岸的声音也放轻了,害怕惊扰惬意扑火的飞蛾,最终把辛德瑞拉小木人带出八音盒的,是一阵短促而慵懒的扫弦声。

“嗨。”

靖佩瑶坐在公路尽头第三盏路灯下,抱着木吉他,身边放...

我深夜讀完頑石黃金睡意全無,太好看了,大家都去看

我的鋼鐵態度:靖佩瑤可以是女的,但他必須是1!
墨瑤往後稍稍,星巴克都要喝冰搖桃桃的軟妹不可做1

《在谎言之间》

写正经谈恋爱时随手摸个小黄鱼
宣传照最Ax宣传照最O,不准跟我杠

正文:

韩沐伯将枪收回到长风衣里头,顶着猎猎的萧瑟的秋风上自己的洋楼。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住所,别的军官也都住这儿,只是平时大家互不打扰,偶尔回来见个人也不奇怪。

但韩沐伯还是愣了愣。站在他那扇小门门前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顶疼的那个新人,他刚升了军衔,新制服是刚做的,最合身的时候,勾勒出一只肉食动物狠戾的轮廓。再往上看,那双闪闪的眼杂糅了好多,有水光也有熊熊的火。

伯哥。小孩儿冷冷地唤,还有一点不易察觉的哀求。他看到了些不该看到的东西,殊不知这正是哥哥想让他看到的。左叶天生就是一个不好对付的角色,生性就狠,有褪不去的天真残忍,第一回开枪就精准取...

你不是清丽,是夜里一场酣畅泥泞的瓢泼大雨,是带着酒精的柠檬气泡,是我的止咳糖浆,我的阿戈美汀,沿着我血管蜿蜒的赤色纹身,在红尘当中狠狠打过滚,都是不可说

1 / 8

© 陳搓澡 | Powered by LOFTER